返回上一步
新闻眼

涉及账款超150亿!为什么那么多企业的业绩受恒大拖累?

来源:中国陶瓷网 2022-02-17
阅读量:3036

自2021年“恒大暴雷”事件发生以来,在房地产及周边行业引起轩然大波,多家企业因此而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01

建筑装饰企业


截至2021年12月31日,金螳螂持有恒大及其成员企业应收票据、应收账款等应收债权共计77.30亿元。据其日前发布的财报显示,预计2021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40亿元-50亿元。
 
截至2021年6月30日,全筑股份持有的恒大的逾期商票余额近11亿元,计提坏账准备高达2.13亿元。据其日前发布的财报显示,预计2021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2亿至8亿元。
 
截至2021年12月31日,广田集团持有其第一大客户恒大的商业承兑汇票逾期未兑付金额为32.47亿元。据其日前发布的财报显示,预计2021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40亿元-50亿元。


02
家居建材企业


2021年6月份起,皮阿诺便已经与恒大停止了业务合作,保留的合作基本为现款现货形式,同时与恒大达成约3.5亿元商票抵房方案。据其日前发布的财报显示,预计2021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7.1亿至9.55亿元。

截至2021年8月31日,三棵树持有的中国恒大及其旗下公司出具的商业承兑汇票发生逾期的金额达3.36亿元,其中部分票据以价值2.19亿元房产抵偿。据其日前发布的财报显示,预计2021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3.2亿元至4.7亿元。

截至2021年12月31日,好莱客持有恒大集团应收票据3.94亿元,其中逾期未兑付票据1.44亿元。据其日前发布的财报显示,预计2021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比去年减少5522.76万元到1.66亿元,同比下降20%至60%。

截至2021年上半年,江山欧派应收票据总规模为6.99亿元,其中来自恒大的票据总额就达到6.78亿元,已到期未兑付的商业承兑汇票金额为1.46亿元。据其日前发布的财报显示,预计2021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12亿元到2.76亿元,同比下降35.15%至50.11%。

2021年12月31日,我乐家居对恒大及其成员企业应收款项为4.03亿元。据其日前发布的财报显示,预计2021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5亿元至1.2亿元。

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索菲亚以持有的恒大及其成员企业商业承兑汇票1.6亿元受让恒大旗下公司40%股权,同时其子公司以持有的恒大及其成员企业商业承兑汇票3.52亿元购买了等值的恒大旗下资产。据其日前发布的财报显示,预计2021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至1.5亿元,同比下降91.61%至87.42%。

......

随着多家企业2021年业绩预告的披露,恒大事件再次被提起,陶瓷企业无可避免地深陷此漩涡之中。日前,陶瓷行业几家上市企业相继发布了2021年业绩预告,据不完全统计,与恒大有重大业务往来的陶企业绩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

 

01

多家陶企预告利润下降


1月28日,帝欧家居发布2021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归母净利润为2.72亿元-3.69亿元,同比下降34.87%至51.99%。

1月29日,东鹏控股发布2021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实现归母净利润约3400万元- 5100万元,同比下降94.0% 至96.0%。

1月29日,天安新材发布2021年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归母净利润为亏损4500万元至6500万元,去年同期归母净利润为3828.66万元。

对于利润下降的原因,以上陶企在各自的业绩预报中均作出了说明。帝欧家居表示利润下降主要是受原材料和能源价格持续上涨、生产成本上升的影响;东鹏控股表示除了原材料、能源等价格大幅上涨导致产品综合成本上升等因素,还有公司对房地产行业客户应收项目做出了计提减值准备;天安新材则表示是受2021年计提恒大及其成员企业相关信用减值损失,直接导致利润下降。

中陶君了解到,截至2021年12月31日,东鹏控股与房地产行业客户之间的应收账款余额为4.45亿元;截至2021年12月31日,天安新材其控股子公司石湾鹰牌、鹰牌贸易持有恒大集团及成员企业的应收款项合计2.86亿元。

由此可见,导致企业利润大幅度减少的主要原因还是自房地产行业客户的大宗业务往来中产生的应收账款、逾期票据,以及企业担心坏账做出的计提减值。帝欧家居在其2021年业绩预报中也提到,本着谨慎性原则,拟对部分房地产开发商的应收款项进行单项减值计提。

 

02

业绩受累其实早有预兆


其实,早在发布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时,东鹏控股的“成绩单”就已经开始明显受到影响,彼时东鹏控股对应收账款、应收票据和其他应收款合计计提坏账准备已达2.28亿元。当时,业内可知业绩受房地产行业客户账款影响的陶企举不胜举。据帝欧家居2021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截至9月30日其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为39.07亿元。

东鹏控股此前曾在公告中披露,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来自恒大的应收账款、应收票据和其他应收款合计为7.92亿元,其中的2.84亿元应收款已经逾期,逾期商业票据中的1.44亿元达成了抵房的解决方案。

无独有偶,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帝欧家居与恒大及其成员企业之间的应收账款余额为7400万元,应收票据余额为4000万元左右,已逾期应收票据余额为4100万元左右,其中3950万元达成了抵房的解决方案。

在过去的一年里,尽管恒大用“以股抵债”、“ 以资抵债”、“ 以房抵债”等方式在解决债务问题,但这对于陶企而言依然是难解近渴。为此,陶企纷纷被迫采取措施以保证现金流。这就好比在海上航行遇到了大风浪,无论是小船还是大舰,都会选择转向来尽快脱离危险区。

2月8日,天安新材宣布其控股子公司石湾鹰牌起诉深圳恒大材料设备有限公司、深圳恒大材料物流集团,目前已向法院申请网上立案。该案请求判令解除石湾鹰牌与深圳恒大材料设备有限公司签订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和《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补充协议-I》,并请求判令深圳恒大材料设备有限公司返还石湾鹰牌供货保证金人民币1.3亿元。

 

03

保营收的同时也要降风险


为什么恒大这个漩涡会越卷越大,企业也越陷越深?有行业人士认为这与社会前进方向和行业发展趋势有关,随着家居整装和精装修房占比日益提升,企业必须顺应趋势重点开发相关客户,这点在各陶企大B端工程客户收入的占比上不难看出。以东鹏控股为例,在其发布的2021年业绩预报中,去年全年预计营收75.16 - 85.90亿元,同比还增长了5% - 20%。

陶企营收增长、利润却下滑现象的出现,其实也是有迹可循的。首先,在发力大B端工程渠道之后,陶企就难以控制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等的增长,风险系数也随之提高。其次,当原材料价格上涨导致成本猛增、利润进一步压缩,大宗业务的“雷”又在十面埋伏时,陶企就很难让保增收和保增利的天平维持平衡。

2月5日,帝欧家居召开董事会并审议通过了《关于开展应收账款保理业务的议案》。帝欧家居及合并范围内子公司、孙公司拟与国内商业银行、商业保理公司等具备相关业务资格的机构开展应收账款保理业务,保理融资金额总计不超过人民币10亿元。实际上,企业开展应收账款保理业务的主要目的便是加速资金周转,提高资金使用效率,降低应收账款的管理成本,改善资产负债结构及经营性现金流状况等。

未上市的陶企希望通过大宗业务增大体量从而冲击上市,已上市的陶企则为了确保营收增长而对大宗业务难割难舍。但是,保营收的同时也必须要降风险。在马太效应凸显、行业集中度不断攀升的当下,“险”中求“稳”、“稳”中求“增”这八个字,已然是支撑陶企“笑到最后”的不二法则。

(作者:洪晓纯)

责任编辑:谭翠静

继续阅读与本文标签相同的文章:

了解更多请移步微信公众号
0条评论
相关推荐资讯
海报
中陶网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