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画里的古灶情结(组图)

2007-08-07 中国陶瓷网 5196

  霍流芝,1932年7月生,祖辈历代制陶,其自小从事陶业生产。早年考入中南美术专科学校陶瓷美术专业,院校调整,转到北京中央工艺美院继续学习。1960年毕业后留校任教。1962年到1976年,在广州美术学院任教于工艺美术系陶瓷专业。1976年,回到石湾工艺陶瓷厂(今鹰牌陶瓷前身)任创作室主任,后任深圳华侨城锦绣中华陶瓷厂厂长。1984年,响应市委号召,被调到陶瓷三厂进行开发南风古灶项目。

  1989年退休,休前的1986年开始创作南风古灶历史画;2002年,在南风古灶霍工作室研究石湾陶瓷史。著有南风古灶历史画册《石湾龙窑时期的辉煌》和《神奇的南风古灶》。

  认识霍流芝老师(以下简称霍)短短不足一个月时间,细细品读着上月的采访文章和欣赏他的精美画作,我有了再次采访他老人家的冲动。于是,经过一番充分的准备后,我怀着兴奋而沉重的复杂心情走向他那处于南风古灶旅游区内的工作室。

  与上次比较起来,这次我更有信心了,因为这次是有备而来,而且我们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彼此间的感情加深了。我相信,这至少可以让我们之间的交流更加深刻,更加客观,也更加富有宣传石湾陶瓷文化的现实意义。
  于是,关于“南风古灶历史画创作”的话题就在我的提问和霍老的热情解答中顺利展开。
 
  苏:请问霍老师为什么想到创作南风古灶历史画?
  霍:历史变化太大,几千年古代史延续时间很长。自改革开放后,社会变化巨大,短短30年时间,佛山经济发展迅猛,树立起在全国的“陶都”地位。石湾在历史上很辉煌,这主要体现在制陶方面,但漫长的制陶历史尤其是近500年来很少有过文字或者书画记载。封建社会时期的官府没有注重文化传承,主要是我们的陶瓷基本是民用的,远没有当时被封为“御窑”重镇的景德镇受宠;而在现当代,政府对陶瓷文化传承方面也同样重视不足。作为南风古灶的传人,我认为非常有必要大力保护这笔文化遗产,创作古灶的历史画因此显得尤为重要。
 
  苏:在您之前有哪些对南风灶及其它陶窑进行文字书画的记载?
  霍:由于种种原因,数百年来对石湾古窑灶进行具体记载的史料非常少,据查究清末民初有李景康等文人曾对石湾陶区等古灶作过零星的描述,不过研究广度和深度都很有限。此后除了有些人研究石湾陶艺外,就没有人认真细致研究过了,那时的官府也没有这种意识。
 
 
  苏:您从什么时候开始进行南风古灶历史题材的工笔画创作呢?
  霍:1986年,那是在退休前。退休后有了更多的时间,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后诞生的。
 
  苏:您对自己的作品按主题划分是否作过分类?
  霍:我的画作反映了三大类的主题:石湾陶瓷发展史、南风古灶史和石湾民间传说,其中以石湾窑灶发展史为重点。

 
  苏:这些历史画的内容涵盖了和古灶有关的哪些要素?
  霍:这些组画里包含了石湾窑的演变轨迹、南风灶产生和兴建的历史原因、石湾古代的美丽环境、先辈造灶烧制陶瓷以及围绕窑灶和陶制品而展开的其它生活原貌。

  苏:您创作的这些历史画主要尺寸是哪些标准?一般情况创作一幅完整的古灶历史题材作品需要多长时间?始创至今,您的作品数量如何?
  霍:那些作品里面主要尺寸标准是120CM×45CM(长×宽),最大的也有200CM×100CM的。正常情况下,绘制一幅画作需要花上10-12天时间;20年来,我在工作室创作的画作将近300幅,数量不算大,就是尽力而为。
  它们是我倾注多年心血的创作出来的作品,寄托了我对弘扬石湾陶瓷文化的心愿。
 
  苏:您现在基于石湾古灶和陶瓷文化研究基础上的历史画创作有哪些可靠的基础?
  霍: 年幼时,父辈们就在我耳边讲述古灶的历史,族谱上也有关于霍氏变迁和古灶历史详细记载,这些为我研究古灶打下了基础。早年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求学和任教以及在广州美术学院的执教经历再加上历年来的陶艺工作实践体会,五十多年的从艺、教学以及研究工作让我具备了这些优势。
 
  苏:请问近年集结成册的作品有哪些?
  霍:截止到目前,我将20年来的大部分作品整理成两册,分别在2001年1月和2002年4月委托广东经济出版社和花城出版社印刷成册,终获机会和热爱石湾钟情古灶文化以及支持我本人对陶瓷文化研究的朋友见面了。它们就是《石湾龙窑时期的辉煌》和《神奇的南风古灶》。
  最近,我整理了这几年的新作,正在筹划着出版发行第三套《石湾的民间传说》。不过,由于经费问题,至今尚迟迟没有机会和读者见面。
 
  苏:除了印刷制作成画册外,这些精美的画作是否也考虑卖给忠实的陶艺爱好者?
  霍:多年前我从北京回到广州再最终回到生我养我的石湾,我的理想就扎根在这块热土上,致力于古灶和陶瓷文化的研究是我毕生做大的梦想。这么多画作诞生了,集结成册更更容易、方便和热爱石湾钟情陶瓷文化的各界朋友分享石湾陶瓷的历史和现代辉煌成果。对于一些喜欢我的作品和石湾陶瓷文化以及提供一些我之前不知道的石湾典故资料的爱好者、热心人士,我也乐于满足他们的愿望。

 
  苏:除了创作南风古灶的历史画外,您还创作过哪类作品?
  霍:由于精力有限,我现在基本上只进行南风灶的历史画创作。其中我也绘作古灶的剖面图,这样能将南风灶的有关原理和数据资料更清晰地展现出来,并在目前实际应用中说明和解决问题,这对后人研究古灶有帮助。
  早些年,我也曾创作过壁画和陶雕,那些都是很有意义的工作。现在制作陶雕的人很多,但研究石湾历史、南风古灶的人就缺乏了。研究南风古灶最有意义的是它与现代陶艺创作的特殊关系,因为现在的电脑控制的先进窑炉是代替不了,并无法完成现代陶艺对它们的要求的。
 
  苏:为了更好地宣传石湾陶瓷文化,您举办过哪些彩画展览活动?
  霍:这些年来,我联系有关部门并充分合作,多次组织了在石湾公园、季华公园、佛山图书馆和中山公园等公共场所举办的历史画展览活动。这些公益活动很受市民尤其是陶艺爱好者欢迎,他们普遍认为这是南国陶都佛山之文化的一大特色。
 
  苏:您一直致力于为南风古灶申请世界文化遗产,您觉得进行历史画创作对申遗有哪些具体的帮助?
  霍:南风古灶申请世界文化遗产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每一个环节的工作都必不可少。我在20年前就开始创作的这些历史画对申遗有一定的帮助,画作里反映的是南风古灶沉淀下来的文化底蕴,可为政府有关部门对古灶的考究提供丰富的史料。事实上,这些作品对于近年来启动的申遗计划具有充分的参考价值。可惜的是,由于种种原因,近两年来,该计划进展缓慢,实在让人感到遗憾。
  古代外国人认识中国是从陶瓷开始的,英文中“中国”和“陶瓷”是同一个词“CHINA”。因此,在世界文化遗产中能够代表中国陶瓷的南风古灶应有重要的一席之位。

 
  苏:这些精美的古灶画承载了您数十年的梦想,对此,您有哪些特别的感受吗?
  霍:当初选择走这条孤独路填补这个空白,我就没有考虑太多的身外事,也许这跟我们霍氏数百载来对石湾对古灶的历史情结有关,正如几乎每个人都有浓浓的乡土情结一样。
  这么多年来走过的曲折路让自己吃了太多苦头,满腔的热情屡受莫名其妙的冷落,理想的种子难以长成本应长成的参天大树,即便如此,对古灶说不清的情愫让我有着一如既往尽力而为死而后已的决心。
 
  苏:您认为目前的阻力主要有哪些?
  霍:石湾从来就是占尽“天时”和“地利”的优势,历史文化底蕴深厚,水陆交通发达便捷,制陶技术成熟。我个人感觉就是相对缺少“人和”的要素。有关部门的文化保护意识淡薄,在资金调剂利用上也没有做足工作。曾经红红火火上的项目“南风古灶陶文化旅游区”现在搁浅了,政府有关部门没有利用好应该利用的人才,浪费了很多时间和金钱,需要负有一定责任。近来祖庙和东华里旧社区改造工程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可前几年早已上马的南风古灶申遗工作等工程却冷了下来,我想这其中的原因不仅仅是资金问题。
  所以,政府在处理这些问题还是有必要深入基层和专家多作沟通、研究。关键对问题的重要性有深入的认识和给予行业专家足够的重视,只有这样,我们的夙愿才可能得以实现。毕竟,这不只是某个人或某个小组织的事情!
 
  苏:霍老师您对未来的石湾以及南风古灶陶瓷文化建设寄予什么愿望?
  霍:在明清时期佛山就是全国四大名镇,当时达到极盛期的的石湾陶瓷业成就了佛山名镇的美誉。明、清时期石湾是南海县七堡地区之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鼎盛期的石湾陶瓷全行业有107座龙窑,从业人员六万有多,曾被赞誉为“小金山”。如今,在经过20多年的发展,占据石湾主要地位的建筑陶瓷陆续外迁,曾经辉煌的石湾制陶业正在面临空心化危机,这一点只要大家到石湾来看一看就得知实情了。加上代表“南国陶都”标志的南风古灶的申遗工作又遭遇一波三折的变故,因此,谁都不好预测它的命运。
  但愿我的“和氏献璧”、“武训精神”和忧思能唤起政府、企业、行业组织以及民间的每一个热爱石湾关心南风灶的人士的充分关注,共同致力于石湾陶瓷文化的发扬光大。

                                                                                                   
 
  后记:
  每次采访前我都是怀着兴奋的心情来到霍老所在的“陋”室,在倾听他老人家激情澎湃却带有些许失落的诉说时,我的心随着其中的喜乐与遗憾而起伏不定,最后临走告别前又是如此轻松,因为我已在老前辈身上找到答案,即使我未能帮得上他。
  在我眼里,他不只是一个“倔强”和“孤独”的学者,更多时候,他是一个乡土情重但未受重用的文化人,一个500年古窑灶具有非凡眼光的虔诚守望者,一个乐意执著于自己理想并有着老愚公精神的陶艺家。
 
                                             (文/中国陶瓷网新闻主编 苏振明)

热门评论

共(0)条
匿名

关键词新闻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