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易近人的丁卫东会长

2007-06-08 中国陶瓷网 4184

 ·叶黄昏·

    一次特别的机会,让我有幸近距离地接触到了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丁卫东会长,也让我认识到一个荧屏下平易近人、让人感动的丁卫东会长。

    5月佛山的中午,天气有些燥热。奔驰S600空调开得强大,本足以让人感觉到舒适,但我的内心仍如这天气般闷热。这趟车开往广州白云机场;而我是第一次去机场接机,此刻正在为没拿任何指示性的东西而懊恼。
航班CA1314。我接的是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丁卫东会长,在我这个初涉陶瓷行业的毛头小子的脑海中,对丁卫东会长的印象就只是停留在电视和报纸上———花白的板寸,健硕的体格,精神抖擞。现实生活中他又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机场渐近,我内心有点又紧张又期待。

  在白云机场的A2出口,我守候着。看到电子板上CA1314的航班到达信息,我拨通了经理给我的号码,一个普通的中国移动号。机场内的手机信号似乎从来就没有畅顺过,手机那头传来沙沙的噪音,这更增添了我的紧张情绪。经过近20分钟的煎熬,我终于看见丁会长了,他穿着一件朴素的白衬衣,一个人,风尘仆仆地走出了机场转盘。我连忙大声地招呼道:“丁会长!”穿过熙攘的人群,我走到他的身边。丁会长伸出宽大的手,用他那带着京味的普通话微笑着连声说:“你好!你好!”握手这一刻,我内心的紧张顿时消散了。丁会长和善的笑容真是春风化雨啊。我提出为他提行李。但他爽朗一笑:“不用,我自己能行。哈哈。”说着大步流星向前走。我也笑了笑,紧走两步,赶上丁会长的脚步,并借机仔细打量他,觉得他样子象一个老人,但神态步伐完全又象是一个年轻人。

  行至车旁,我想按之前的设想,拉开后排右手边的车门,让丁会长就座。但只见丁会长一个箭步,打开了右边的门。我正为自己没能赶在丁会长前面拉开车门而自责,但还好,丁会长坐在了我设想的客人的位置上。但接下来的事情让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当我要为丁会长关车门的时候,他以为我要坐进去,就跨过车厢内座位上的扶手,坐到左边的座位去了。就这样,我不得不坐在了贵宾座上,哎,让我这初出茅庐的小子真是如坐针毡。

  车开了,或许是看到了我的窘态,丁会长的大手摩挲着自己花白的头发,以和蔼的语气与我拉起家常来。我内心的忐忑不安顿时减弱了许多,开始手靠在座位中间的扶手上倾听起丁会长的话来。得知我刚从大学毕业,丁会长跟我聊起了他的大学时代。那是上个世纪60年代的事情了。1960年到1965年间,丁会长在南京化工学院就读。当时他那个专业有水泥、玻璃、陶瓷三个方向,在三个方向都有所涉及的前提下,丁会长选择了水泥专业。我问及他为何后来改为陶瓷行业时,丁会长笑了笑,没有回答。或许这里面也有不少故事吧。当我谈到现代建陶这个话题,丁会长便旁征博引、饶有兴趣地谈起了中国古代陶瓷的发展。他说,中国陶瓷历史悠久,在建筑上,从秦砖汉瓦到现在的建陶辉煌,都处于不断地发展之中。在交谈中,我仿佛上了一堂陶瓷历史文化课,知道了瓦当、陶井圈、虎子,了解了唐三彩、青白瓷、五大窑……丁会长一番话让我体会到什么叫“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了。

  谈古,必然论今。丁会长认为绿色环保等实用功能的产品、多样化和多规格的产品、节能节材的产品将是未来中国陶瓷产品的主角。丁会长谈到,面对中国陶瓷产业总产量大,但大部分产品附加值低,技术含量不足,企业没有形成品牌意识等现状,大家需要做好品牌,让它成为企业的竞争力,同时也要把现阶段的重点放在提高产品质量上,提升中国陶瓷产业的整体形象。

  当提及东鹏陶瓷生活体验馆时,丁会长树起了大拇指,他说东鹏陶瓷生活体验馆无愧于“中国建陶第一馆”的美誉,应该再接再厉,引领中国陶瓷鹏飞世界。今年他多次出差到佛山,大部分都是为着东鹏而来。他说,东鹏在陶瓷产业做出了它的风格,值得许多陶瓷品牌学习。

后记:愉快的谈话总是让时间产生妒意。很快,我们就到了公司,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面对丁会长的平易近人,让我认识了另外一种深入人心的大家风范。他对东鹏的信心,使我无悔于选择东鹏,也让我自豪于选择东鹏。

 


热门评论

共(0)条
匿名

关键词新闻

头条推荐